快乐飞艇近500期走势图|快乐飞艇基本走势图

歲月有痕

時間:2018-10-15 10:03:57 來源:鄭州市委老干部局 瀏覽:902 次

我的父親坐在鄭州大學中文系的教室里,傾聽著老教授講授:中國古典文學……。

這位教授授課前,他對全體同學們說:“同學們,在講課之前,我向大家介紹一位新同學,他就是李培棠同學。我們鼓掌歡迎,向他致敬!因為他已經從領導崗位上離休了。在上一世紀五十年代,我們黨和國家為了工作需要,從全國招收一批優秀的領導干部到清華大學深造學習。培棠同志就是其中的一位啊!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,應該是‘清華大學靜齋’,培棠同學我說的對么?”“對,很對!”我父親回答說。白發蒼蒼老教授,眼睛炯炯目光,向大家掃了一眼說道:從培棠同志身上,可以看到一種精神,這就是:發揚革命傳統,艱苦奮斗的精神!難道說不是嗎?!這是一種文化坐標。一個城市的文化坐標不是一座座高樓聳立,它應該是:一個城市文化學習氛圍。難道說不是嗎?我提議:全體起立,向培棠同學致敬!此刻,又是一陣陣雷鳴般的掌聲……。

父親不甘雌伏,持之以恒,冬寒抱冰,夏熱握火。苦身勞心,夜以接日,十年春秋。在鄭州大學攻讀中文、歷史、法律等專業,并獲得了可喜的成績。

讀書萬卷可育人,家和萬事方興旺。父親酷愛讀書,讀書廣泛,如:歷史、地理、自然、科學、文學、詩詞、小說、政治書籍,皆在閱讀之中。父親在讀書中常常作讀書筆記,喜歡把重要的文字摘出留在自己的筆記中。他認為讀書時,心一定要平靜,萬物皆不要去想。讀書就是讀一個人的品德,評價一個人的文章,就是論一個人的人格。父親老年為社會增加一份正能量,他認為是幸福的。

我父親是一位身經百戰的老黨員,一位領導干部。1938年參加革命。是彭雪楓將軍的老部下。父親不但在工作中自己勇于擔當,敢于負責的精神。在家中對我們孩子們教育十分嚴格,留下熱愛祖國、熱愛黨、熱愛人民的“三熱愛”家教。

星期天,我回家去看望父親時,他主動的問我的工作情況、生活情況,最后問到我讀什么書。我都一一作了回答。父親舉止大方,溫文儒雅對我說:讀書時要作筆記,要有自己的看法。認真讀書,終身受用。話題一轉,父親對我說:“你們兄弟姐妹七人要團結,不要鬧矛盾,讀萬卷書可育人,家和萬事方興旺。”我對父親點了點頭,表示贊同。此時,父親莞爾而笑,對我說:“孩子,你的鞋帶開了!”我驀地驚慌,把鞋帶系上。直到現在,我記得清清楚楚,父親猶如在眼前,和自己交談著……

鏡頭推進到我父親在河南省水利廳期間,父親得了膽結石,腹中感覺到有一陣陣的疼痛。此時,河南某些地方發生水災。他顧不得自己的身體狀態,帶病去查看水情,負責救災。積極組織救援,親自參與賑濟和安置百姓。時刻把百姓掛在心中,廉潔從政,敬民愛民,受到上級的贊揚。

鏡頭定格在解放前,我父親做秘密交通的一段故事。

我父親收拾了簡單的行裝,獨自來到華東局見到了華東局組織部長曾山。曾山部長熱情地對我父親說:“三師參謀長彭雄率團以上干部百余人,坐大帆船經連云港到延安去。正巧碰到日本鬼子的巡邏船,被打沉,大多數同志犧牲,少數人幸存。黨中央責令華東局建立秘密交通站,把團以上干部送到延安。組織上點名要你去工作,任務艱巨呀!”

我父親不假思索的說:“保證完成任務!”

曾山說:“你和劉基干同志一齊工作。”

劉基干是四師一名參謀,是派往水東地區十七名干部之一,他被分配到地委工作。他給曾山部長匯報工作時特意推舉我父親當他助手,曾山再三考慮同意了。

連一片云的影也看不見了。太陽象失去了控制曬得大地越來越熾熱了,空氣中熱得使人們難以忍受了,仿佛在爐膛烤著似的。大自然散發出從爐中冒出來的讓人窒息的熱氣,就連樹林中也不是涼爽的,鳥兒藏了起來,只有貪婪的烏鴉張著嘴盤旋著。

火車站熱鬧非凡,熙熙攘攘,我父親頭戴半新的白色帶篩子眼禮帽,上身牙色短袖綢子衫,手提柳條箱子上了火車,另隨一個仆人。此人身材高大,面部鐵黑,五大三粗,粗中透著幾份的靈氣。此人是新四軍一師政治部主任李平。他們上車后李平把行李放在行李架上,找兩個空位順勢坐下來。車內的人不算多,高、低、俊、丑、三教九流都有,有睡覺的,有閑聊的,有抽煙的,形形色色。

此時,不知誰高聲喊了一句:“查票的來了!”車內又是一片動亂。從車內的西頭走過來五名警察,都帶著槍。其中一名頭帶大檐帽,左胳膊帶一個“巡警”的牌子,一邊抽著煙,腰里插一把手槍,挨著一個一個地查票。查到我父親時,他從兜里掏出紙煙每人一支遞了過去,然后說:“各位辛苦啦,請抽煙!”這位巡警沒有接他的煙,而是看了我父親一眼,說:“從哪來?”

“開封。”

“到哪去?”

“安陽。”

“干什么的?!”

“做買賣的。”

“都做什么買賣呀?!”

“小百貨。”我父親回答時笑呵呵的。

巡警伸出四個指頭說:“不是這個吧?”

實際上指的新四軍。我父親故意不解其意地說:“長官,四季發財,祝你好運!”

巡警大聲罵道:“媽的X,我看你也不象!”

巡警看到架子上的柳條箱說:“箱子是你的么?”“是,長官。”我父親說著。

“打開看看!”

我父親把箱子從架子上提下來,打開了箱子。巡警一看,都是什么隨身穿的衣服,另外還有兩條哈大門牌香煙。我父親迅速拿出一條煙遞給了巡警并說:“辛苦辛苦,小意思。”巡警說:“有你的,老江湖了。”他看一眼我父親笑了笑走了。

我父親對著李平笑了笑,說:“沒事兒,放心吧!”然后他警惕地觀察了車廂。有的象走親訪友,有的象經商的買賣人,有的象學生。他們有的與伙伴談論著什么,有的在收拾自己的行裝,有的拿出報紙在默默地看著,有的在閉目養神,見沒有什么異常的情況,他心中平靜了許多。然后拿出一本“三國演義”警惕地閱讀起來。

我父親看了看四下的人離他們還遠,小聲地問起李平的個人情況 ,李平說:“我家中貧窮,在山西讀完中學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,巧的很,班里有兩位同學是共產黨的地下黨員。在他們的影響下,積極的參加了黨領導的各種活動,一年以后就入了黨。后來參加‘一二九’運動出了頭,被學校開除。后來黨派我去山西太原搞地下工作一年。后又到抗大學習,就在新四軍一師工作。”我父親聽后也向李平介紹了自己的基本情況。李平聽后說:“共產黨中,有這么多英雄兒女,何愁革命不成功!”此時,火車“哞——哞——”拉了一下氣笛,又繼續向前行進著。他們聊得很投機,幾個小時過去了,安陽車站到了。下了火車,天已拂曉,他們步行幾華里趕到南流寺,見到地下黨孫希文。

“孫希文是個什么人呢?”李平問道,我父親說:“孫希文原是北大學生,地下黨員,安陽淪陷后,奉命地下黨指示,他找一個可靠的中間人做了團長,他當團的參謀長,在家鄉成立一個維護團,手中有幾百人的武裝,他家實際就是共產黨的地下聯絡站,過路的同志們再由他送到延安去。”

在一個四合院見到孫希文,這是一個典型的傳統老式建筑風格,不大的四合院中有一座假山,有蘇州園林的風格異常有趣,我父親主動的給孫希文介紹說:“這是李平同志。”又看了李平一眼說:“這是孫希文同志。”

孫希文主動的讓座,令人“上茶!”

先是雙方閑談幾句,然而話題轉入正題。我父親說:“組織上令我把李平同志交給你,你要最快的把他護送到延安,要安全!”孫希文看了一眼李平說:“這里比較安全,把你送到延安,不成問題。”

李平說:“能在敵人的鼻子底下,有一個紅色的通道實在不易啊,要保護好。”

孫希文安排了早飯,我父親在孫希文家休息了一個上午,下午就匆匆趕回安陽火車站。分別時李平緊緊地握住我父親的手說:“也不說謝你話了,一路多保重,咱們青山不老,后會有期!”我父親激動的說不出話來,大有相見恨晚之感、依依不舍之情,深情地說:“請多多保重,不知道何日與你再相聚啊!”

歲月是有情的,它叫我記住了革命前輩們,忠肝義膽,馳騁疆場,創業的艱苦歲月。歲月是無情的,它一一的磨去了我的親人,我的先輩們的背影。我今日為止想起往事,毅然涕泗滂沱,欷歔流涕。

我能告慰父親是,在我們家里有五條家規。“發奮讀書,勤儉持家,身體健康,遠離毒品,遠離賭場。”二十字家規,要求孩子們。是對革命先輩們遺愿地繼承和發揚。我退休后,已出版散文、小說、詩歌、古典詩詞六本書。為社會增添正能量。走進我的書房,林林總總有藏書千種,在我的教育之下,父親,你的曾孫子能背頌上百首唐詩宋詞,家里已經形成了讀書之風。





作者:鄭州市紀委退休干部  李志亮

(責任編輯:路璐)
快乐飞艇近500期走势图 一分快三稳定回血技巧 11选5任选3稳赚方案 彩票自动打印系统 北京pk赛车官网代理 云上娱乐游戏平台 pk10技巧万能码规律 北京pk10免费计划网址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 真人炸金花赢微信支付 16234第一彩